數字報

連台戲,重新解讀“中國話劇百年第一戲”

2021-01-15 08:01:45|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雷雨》《雷雨·後》接連上演 曹禺萬方父女南京“同台對話”

連台戲,重新解讀“中國話劇百年第一戲”


南京保利大劇院供圖 南京保利大劇院供圖

《雷雨》,“中國現實主義戲劇的基石”“中國話劇百年第一戲”。自1935年首次登台以來,《雷雨》已上演過無數個版本,幾代觀眾都深受這部作品的影響。而如今,《雷雨》又有了不一樣的打開方式。下午2點半,坐進劇院看《雷雨》;晚上7點半,回到劇院看《雷雨·後》……南京觀眾對經典名劇《雷雨》有了全新的認識。劇作家曹禺、萬方父女作品,保利·央華年度製作的連台戲《雷雨》《雷雨·後》,近日在南京保利大劇院上演,引發熱烈反響。這台演出,成就了話劇舞台上絕無僅有的父女兩代人對同一部作品的靈魂解讀,法國導演埃裏克·拉卡斯卡德對於兩部作品風格迥異的呈現方式,更是展現了一場不同國度、不同文化背景的對話。

傳承

用連台戲的方式延續經典

作為中國現代戲劇里程碑式的作品,多年來,曹禺先生的經典作品《雷雨》不斷被各大劇院搬上舞台,被改編成了京劇、黃梅戲、芭蕾舞、歌劇,甚至電影電視劇等其他形式的藝術作品。時光流逝歲月變遷,一代代觀眾依然能從這部作品裏感受到人性的力量,尋找到自己的共鳴。

曹禺的女兒、當代著名劇作家萬方,以《雷雨》為基礎,用當代的社會和人性思維創作出《雷雨·後》,既保留原本的故事核心,也在作品中完成了對人性複雜、微妙和悲喜的深刻開掘,傳承並發展了父親曹禺觀察人生、體察人性的戲劇高度。 “《雷雨》的原著是有序幕和尾聲的,裏面只出現了一對孩童兄妹和議論住在這所陰森大房子裏的兩個老人,而眾多的演出中幾乎都刪去了序幕和尾聲。我改編的《雷雨》正是從序幕和尾聲的年代開始,從劇中人物的老年開始,這是一個新的視角。當《雷雨》的故事過去幾十年後,該死的都早已死去,活着的人度過了漫漫人生。這時候,歲月和時間賦予了《雷雨》另一副面目。複雜的人性、無常的人生,一切經過時間的海浪日復一日地衝刷和洗滌之後露出更深的一層,那些埋藏得很深的真相顯露了出來,這就是《雷雨·後》。”萬方説。她始終堅信,衡量作品的好壞只有一個標準——時間,是時間在給予作品生命。“《雷雨》80多年了,莎士比亞的戲幾百年了。為什麼它們會讓生活在不同年代的人能夠產生共鳴?因為寫的是人性。人性沒有老或者新,經典就是在深挖這些不變的東西。”

為什麼要將《雷雨》和《雷雨·後》用連台戲的方式呈現?央華戲劇藝術總監、首席製作人,《雷雨》《雷雨·後》總製作人王可然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紀念曹禺先生就是紀念中國戲劇,紀念曹禺誕辰110週年就要展現蓬勃發展的戲劇和時代的關係,和人性的關係,他是我們這個職業在這個時代的立足點。選擇曹禺先生和萬方老師的作品,不僅因為二人是父女關係,更因為在萬方的筆觸中,我們可以看到她傳承並發展了父親在歲月變遷中觀察人生、體察人性的戲劇高度。而這對現今所有的戲劇人而言,都變得比以前更具有現實意義。”

王可然表示,用連台戲的編排方式,下午演出《雷雨》、晚上演出《雷雨·後》,也讓所有觀眾體驗到一種“節日感”。每位觀眾都需要拿出半天的時間觀看這兩部作品,將收穫屬於自己特有的生命體驗。

創新

與當代觀眾產生共鳴

《雷雨·後》講述了在《雷雨》故事發生的十多年後,三位倖存下來的老人對《雷雨》那夜以及他們的青春進行了回憶,不僅在舞台上虛實並進地再現了《雷雨》中更多的細節,也交代了《雷雨》故事前後更多的故事情節、人物心理、命運關係,呈現了周樸園與蘩漪、侍萍在經歷巨大變故後,如何鼓起勇氣共同面對回憶、愛恨、命運和死亡,求得彼此的原諒,以及與自我和解的故事。

改編父親的經典,其實很難。在萬方看來,“《雷雨》像一座大山,改編就是你在這座大山上去鑿一個洞,但還得是它。”萬方看過次數最多的版本,是北京人藝完全按照曹禺原著搬上舞台的《雷雨》,“我有心嘗試用不一樣的手段來改編《雷雨》。”取名《雷雨·後》,很多人會誤認為這是《雷雨》的續寫,但萬方説,其實並不是這樣。“從某種意義而言,我的作品就是《雷雨》故事的拉長,一方面講述後續的故事,另一方面也在補充之前的背景,我更想展現的是時間,是歲月。”

時代在變遷,觀眾羣體在變,不同時代演繹經典,需要作適當的調整。這個調整,源自於戲劇主創對於當下的思考,並將其融入二度創作中。在生活速度越來越快的今天,人們很少能停下腳步去鑽研和思考,也很少有戲劇劇組能拿出這麼長的時間進行一次嚴謹而完整的創作,這甚至是絕大多數電影電視劇也做不到的事情。而對於《雷雨》《雷雨·後》這個劇組,大家願意付出時間和精力參與這一次探索之旅,只為最終能給觀眾們呈現一部好戲,呈現一部既好看又能與當代觀眾產生強烈共鳴的好戲。

萬方説,父親的《雷雨》作為一部80多年前的戲,在觀眾心裏已經有了它的面目和模樣,如今時代在變化,年輕觀眾會期待它有新鮮的樣子。“在我看來,創作是猜謎,應該由觀眾來揭開,觀眾的感受是什麼就是什麼。”此番演出下來,她感受到了觀眾與戲劇的共鳴,令她十分欣慰。

“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以前沒看到過的新鮮感。《雷雨·後》更是還了一個周萍完整的人生,看哭了。”有觀眾在豆瓣為連台戲寫下長評,“《雷雨·後》用一種別緻的方式交代事情的前因後果,每個人物應聲入場,又隨着故事的推進復歸黑暗中,乃至最後消亡……總體來説,確屬驚豔……我們應該對這種大膽創新給予支持、鼓勵。”

交融

中西結合的一次“冒險”

如果不是在節目單上看到導演的名字,觀眾可能想不到,這次連台戲的導演,竟然是外國人。

埃裏克·拉卡斯卡德是法國著名戲劇導演,他在2000年執導的“契訶夫三部曲”,讓全球觀眾看到了他對現實主義題材作品非凡的駕馭力和創新性。語言不同、文化背景不同,面對中國經典《雷雨》和由其延伸而來的《雷雨·後》,拉卡斯卡德交出了一份讓人滿意的答卷。“雖然這個故事在中國發生,但其實是一個更具普遍性的故事,這個故事在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時代都可能發生。這些主題也是從古希臘戲劇開始就一直在戲劇舞台上講述的。”他説,這樣的故事是能穿越不同的時期和國家的。“所以,希望把這部經典的作品放到當下的語境中,來説當下的故事,並且儘可能地去吸引年輕人。”

對於看慣了傳統版本《雷雨》的中國觀眾而言,邀請外國主創團隊重新演繹經典無疑是一種“冒險”的舉動。對此,王可然解釋説:“這確實是一次冒險,但我想也是一次中西結合的創舉。埃裏克導演是一位能夠把經典作品用富有國際化視野和創新性手段逬行呈現並獲得市場價值的藝術家。央華戲劇希望給中國的戲劇經典帶來更豐富的詮釋,讓觀眾們看到經典作品和當下的戲劇舞台相結合,從而釋放出更加獨特的生命力。”

另一重“冒險”則是在演員的選擇上。本次南京場演出,由劉愷威飾演周萍,這是他首次出演話劇。“一切對我來説都是挑戰,充滿新鮮感。”劉愷威告訴記者,經過幾個月的排練到現在的巡演,他覺得最開心的是從認識這個角色、認識這部戲開始,跟一同演戲的老師、夥伴從陌生到無所不談,不但享受演戲的過程,也學到了很多在演戲方面的知識。他和何賽飛、孔維、佟瑞敏、閆楠、徐德亮、呂星辰、李宗雷等演員全情投入,為南京觀眾帶來了一場戲劇盛宴。

南報融媒體記者 邢虹

責任編輯:尹淑瓊